logo
返回

深圳雍乾盛世艺术品精品推荐《六件

  斗彩又称逗彩,中国传统制瓷工艺的珍品。创烧于明朝宣德年间,明成化时期的斗彩最受推崇,是釉下彩(青花)与釉上彩相结合的一种装饰品种。

  斗彩是预先在高温(1300°C)下烧成的釉下青花瓷器上,用矿物颜料进行二次施彩,填补青花图案留下的空白和涂染青花轮廓线内的空间,然后再次入小窑经过低温(800°C)烘烤而成。斗彩以其绚丽多彩的色调,沉稳老辣的色彩,形成了一种符合明人审美情趣的装饰风格。

  据历史文献记载,斗彩始于明宣德,但实物罕见。成化时期的斗彩最受推崇,明清文献中也称之为成“窑彩”或 青花间装五色。传世成化斗彩瓷器图案绘画简练,内容主要是花鸟、人物。它的做法是先用青花在白色瓷胎上勾勒出所绘图案的轮廓线,罩釉高温烧成后,再在釉上按图案的不同部位,根据所需填人不同的彩色,一般是3至5种,最后入彩炉低温烧成。

  世人谈及成化瓷,必对成化斗彩交口称赞。成化斗彩是以釉下青花和釉上多种彩色结合相成的新工艺、新品位,而 使成化官窑瓷器被后人列为诸窑之首(见清人程哲《蓉槎蠡说》)。而作为“成窑上品”的斗彩更是声誉极重。

  成化斗彩极其名贵,最主要是贵在彩饰工艺上创新。用“精工细作”概括成化斗彩的质量完全恰。胎质洁白细腻,薄轻透体,小杯胎体之薄几同蝉翼,可映见手指。白釉柔和莹润,表里如一。丰富而华贵。成化以前釉上彩色很少,即使著名的“景泰蓝”所用颜色也远较成化斗彩为少。“运用不同的选料和配比,做出这么多的彩色,是成化时期制瓷工人的巨大创造”。成化青花色泽淡雅,釉上彩色鲜艳清新。

  成化斗彩仙佛人物故事纹单系长颈瓶,它们的装饰题材、构图设色、描绘技法彩色较宣德薄匀鲜亮,画面效果生动自然。声名赫赫的成化斗彩是在宣德斗彩成就基础上发扬光大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化斗彩在胎质、色釉、装饰、工艺技法、品种诸多方面都高出宣窑。

  成化斗彩仙佛人物故事纹单系长颈瓶,直口,细长颈,造型俊雅秀逸,线条柔美起伏,尽见迤逦之姿,斗彩匀净莹亮,细腻肥润,静穆古雅,胎骨细薄坚致,丽质怡人,远视之,宛若佳人玉立,风韵无限。本瓶造型线条极为精美,通体肥润凝重,彰显古人对仙佛人物的向往理念。其造型端庄,斗彩艳丽,光洁莹润,古朴拙雅,是一件传世精品。因为成化斗彩之存世量十分稀少,而所存世上的也基本存储于台北和北京故宫博物院。别说是普通百姓,就是所谓的大收藏家,也没有与之密切接触的机会。

  珐华彩,又称珐华、珐花等,是民窑生产的一种风格独具的低温釉陶瓷产品。一般认为珐华彩创烧于元代中晚期,盛行于明代,用途较为广泛。到了清朝雍正年间以后便渐渐停造了。珐华彩早期是在山西永洛等地烧造,主要产地在山西晋南地区,以及河南、陕西部分地区,其中最负盛名的当属山西晋南地区烧造的珐华器。

  珐华彩常见的釉色有绿、蓝、黄等三种色彩,也有少量的白、紫等色。景德镇烧造的珐华瓷主要使用黄、绿两种釉色。珐华器的器型多是小件、大件极其罕见。

  麒麟纹作为瓷器上的装饰题材在元代景德镇窑兴起,常作为主题纹饰配以山石瑞果,也见有与飞凤相伴,组成麟凤纹。明代前期,受宫廷风尚及服饰制度影响,麒麟纹用在瓷器上较为盛行,并有多种形态。明代中期较少见,但不乏精彩之作。明代晚期,民窑青花瓷器仿袭明代前期纹饰,麒麟纹又大量出现,但是绘制潦草。清代吉祥观念更强盛,麒麟纹屡见不鲜,如麟吐王书纹、麒麟送子纹等,寓望子成龙、早生贵子、福增贵子之意。麒麟纹多在盘、瓶、罐类器物造型上运用。

  葫芦瓶,是南宋后期龙泉窑创制的瓶式,瓶体似葫芦,故名。小口,短颈,瓶体由两截粘合而成。名与“福禄”谐音,且器形像“吉”字,故又名“大吉瓶”,寓意大吉大利。宋元时期,龙泉窑、景德镇窑均有生产。而从元代起,就出现了八方葫芦瓶、上园下方葫芦瓶以及扁腹葫芦等各式葫芦瓶。明清两代,葫芦瓶大量烧造,器形也有较多的变化,有方形、圆形、蕴涵天圆地方之意的上圆下方和多棱形等多种品种。其中还另有专名,如“抱月瓶”即永乐、宣德朝烧制的扁腹绥带葫芦瓶。至康熙时,出现了三节或四节式葫芦瓶,而到雍正以后,又出现了一孔葫芦瓶,变化多端,其中的器口内敛、卧足、装饰有对称如意带者又演化为“如意尊”。

  此件珐华彩开窗麒麟凤纹葫芦瓶,瓶体似葫芦,葫芦由圆构成,象征和谐美满,为我国传统求吉护身避邪祛祟的吉祥造型。小口,短颈,瓶体上下两截分别为麒麟、凤、须发飘逸,形象生动。此器制作精细,工艺精湛,釉面晶莹,整体施以松石青釉地,麒麟、凤纹在松石青色的衬托下更显得生动醒目,神采飞扬。此瓶历经岁月沧桑而流传至今,实乃珍稀之物。

  珐琅彩的正式名称为瓷胎画珐琅,是国外传入的一种装饰技法,后人称“古月轩”,国外称“蔷薇彩”。是专为清代宫廷御用而特制的一种精细彩绘瓷器,部分产品也用于犒赏功臣。珐琅彩盛于雍正、乾隆年间,属宫廷垄断的工艺珍品。

  镂空陶瓷历史记载,到现在已经有了千年历史了.由于其工艺的复杂性及成型的高难度,最早只是作为宫廷的装饰。中国瓷都景德镇传承了这千年的绝技,如今发展出走入寻常百姓家庭的现代镂空陶瓷赏器。

  镂空陶瓷工艺复杂,比一般陶瓷制品要负责难度很多。瓷工用刀片在坯胎上镂成点点米粒状被人们称为米通,又叫玲珑眼,在制成工艺上不同于普通瓷器的烧制方式,其从选料、制模、翻模、打浆、注浆、修胚、镂空、素烧、浇釉、高温烧、釉上贴花、烤花、打磨等等四十多道工序上,无一不是由景德镇能工巧匠纯手工精心制成。

  鱼藻纹是一种典型的瓷器纹饰。鱼纹多是顺向追逐游动。“鱼”与“余”同音,是“”的意思。鱼纹几乎是每个朝代都使用的主要装饰图案。鱼纹种类繁多,如莲池游鱼,水波游鱼,水藻游鱼,或单或双,或三、五追逐,鱼水相融。双数鱼的构图,在器壁用对称法,两两相对;若在器心,则两鱼并排而游。三五尾单数鱼的构图,空间饰以浮萍、水草、莲花之类花草。清代鱼藻纹常见为两尾游鱼之间布满水草、浮萍,而官窑则在鱼藻纹中布画鲭、鲅、鲤、鳜4种鱼,寓以清白廉洁。

  此件珐琅彩镂空玲珑鱼藻纹尊造型大气典雅,胎为高岭土精化所制,珐琅彩花卉纹,画技精湛细腻;腹部镂空,雕刻精湛。胎壁较薄,线条浓淡深浅,色调秀丽柔和,圆润锃亮,富有质感,均匀规整,釉色细腻,胎质光泽。极具艺术观赏性。

  在中国的制瓷历史上,最鼎盛的时期莫过于清代,清代既传承了明代的青花、五彩,又在其基础上开创了粉彩、珐琅彩和古铜彩等多种彩瓷技术。从景德镇的瓷器生产工艺上就得以见证,在康熙、雍正、乾隆时期,景德镇瓷艺达到鼎盛,出现了众多造型独特、风格鲜明的精美瓷器,不仅器型相当丰富,各种颜色釉和彩装饰瓷器也品类繁多,花卉图双耳赏瓶是其中的一种。

  粉彩为清代彩瓷重要品种之一,始创于康熙年间,雍正、乾隆朝盛行,它以柔和细腻见长,有别于五彩的强烈光彩,称为“软彩”。许之衡《钦流斋说瓷》记有:“软彩又名粉彩,谓色彩深有粉匀之也,硬彩华贵而深凝,粉彩艳丽而逸”。粉彩料中由于掺入铅粉,绘制时用分水法冲淡其色调,使其具有粉润秀雅的艺术风格,它善于表现所绘物体形象的质感,对花叶蓓蕾、翎毛花卉的描绘更加工细,并使图案有阴、阳向背的艺术效果。粉彩装饰图案丰富,纹饰有山水人物、花草虫蝶等。施彩明丽,用笔细腻。

  粉彩是乾隆朝瓷器中所占比重较大的品种之一,既继承了雍正时期在肥润的白釉上绘疏朗艳丽纹饰的特点,又有新的突破。乾隆朝除了白地绘粉彩外,还有色地粉彩或色地开光中绘粉彩等品种。

  此粉彩开窗博古花卉图赏瓶造形典雅得体,色彩鲜艳而丰富,布局合理,富贵豪华而别具一格。花卉纹饰纹理清晰,笔画流畅,线条优美,栩栩如生。秀丽雅致的粉彩纹饰与洁白精美的瓷质相结合,相互衬托,相映成趣,远处一看犹如一幅富丽堂皇的画一般,生动活泼,十分精致。与花卉纹饰对照分明。花瓶炉分出众、施釉丰润亮泽、各方面都配合得宜、烧制水平之高与乾隆时期者可谓无异。加上采用的御制诗也是出自乾隆这点看来,乾隆当上太上皇帝时,特别制作敬呈乾隆之用。是一件罕见的珍品。

  整器做工工艺一丝不苟,绘画精细,色彩精细,色彩亮丽。雍荣华贵,气度不凡,带有浓重的时代特征风格,非常罕见,弥足珍贵,值得珍藏。

  珐琅彩是续青花瓷之后的又一陶瓷历史上的巅峰制瓷作品。而珐琅彩是在清代康熙,雍正,乾隆年间达到巅峰。而在康雍乾由朝廷内宫秘密制作的珐琅彩瓷则是巅峰之上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正是因为在宫廷内制作,而不像历代御用名瓷那样在景德镇御窑厂制作,又因为它兴于清代又衰于清代,再加上民间云中望月般扑朔迷离的传说,使得珐琅彩瓷在世人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浓厚的神秘色彩。

  珐琅彩瓷的特点是瓷质细润,彩料凝重,色泽鲜艳靓丽,画工精致。制作珐琅彩瓷极度费工,乾隆以后就销声匿迹了。康熙的珐琅彩瓷大多作规矩写生的西番莲和缠枝牡丹,有花无鸟,显得单调。而雍正以花卉图案居多,山水、人物也有。当时尤为突出的是画面上配以相呼应的题诗。雍正时这些题诗的书法极佳,并于题诗的引首、句后配有朱文和白文的胭脂水或抹红印章,其印面文字又往往与画面及题诗内容相配合,如画竹的用“彬然”、“君子”章;画山水的用“山高”、“水长”章;画梅花的用“先春章等。珐琅彩瓷器可以说秉承了历史上中国陶瓷发展以来的各种优点,从拉胚、成型、画工、用料、施釉、色彩、烧制的技术上几乎是最精湛的。在乾隆时期出现了很多极其优秀的陶瓷作品,但珐琅彩在制作程序和用料上是其他众多品种无法比拟的。画工也不是一般的窑工,而是皇宫里面顶尖的专业画师,所以这些器物可以代表当时最高的艺术水平,最高的工艺水准。

  转心瓶是中国陶瓷艺术的珍品。属于清代创制的一种瓶式。在一个镂孔瓶内,套装一个可以转动的内瓶,上绘各种纹样。“转心瓶”瓶体由内瓶、外瓶、底座分别烧制组成。内瓶上部为外露的瓶口,瓶身似筒形,上有装饰绘画,有四季景物、山水人物、花鸟虫鱼等。动内瓶时,通过外瓶的镂孔,可以看见不同的画面,犹如走马灯。

  转心瓶的制作工艺十分复杂。它的内瓶是一个独立的小瓶子,外瓶分为颈、腹和底座三个部分,其中腹部是镂空的,以便于观看内瓶的图画。把这四部分分别烧制成型之后,先将内瓶套入外瓶之内,与外瓶的底座组合好,再用一种特制的黏合剂把内瓶上沿与外瓶的颈部黏合,这样内瓶就可以随着外瓶自由旋转了。当转动外瓶的瓶颈时,从外面看,内瓶上的画面就变得活动起来。

  元代景德镇窑产的梅瓶,瓶身通体施霁蓝釉,云龙、宝珠施青白釉,扬州博物馆有一件镇馆之宝一只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它通体呈美丽的宝蓝色,上面环绕着一条正在追赶宝珠的青白色飞龙。那鲜艳晶莹的色彩与生动逼真的图案,且为该馆的镇馆之宝。

  在瓷器上运用蓝釉可以追溯到唐代,发展到元朝时期,景德镇的御窑场发明了高温钴蓝釉。色彩鲜艳的蓝釉,除釉色纯净外,尚须有洁白的胎质映衬,才能显现出蓝如宝石的理想釉色。元朝在我国历史上的存在不足百年,但在经济领域的许多方面有一定程度的发展和提高,尤其是制瓷业,在我国陶瓷史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元代瓷器无论在造型制作,还是在颜料的炼制和烧造方面都取得了新的进步,并且出产了一批优秀的产品,元代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则是代表了元代景德镇同类器物烧造的最高水准,令人惊叹。

  元朝在中国历史上虽然只存在了不到一百年,但当时的手工业尤其是制瓷业却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元代的瓷器制作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又有所创新,制作出了独具特色的精品,这种霁蓝釉梅瓶就是其中一种。中国的瓷器以颜色素淡的白瓷和青瓷为主,彩色瓷器出现得比较晚。唐朝人开始在瓷器上施蓝釉。到了元朝,景德镇采用了新的制作工艺,把“钴”作为呈色剂融在釉中,烧制出了美丽如蓝宝石般的钴蓝釉。独出心裁的工匠们还在钴蓝釉的瓷器上点缀上青白釉的花样,以形成强烈的对比,更增强了瓷器的艺术性与审美性。

  霁蓝釉白龙纹梅瓶是典型的元代梅瓶样式。小口,短颈,溜肩,圆腹,圈足微外撇。胎体厚重坚硬,造型挺拔高大,具有元代瓷器粗犷豪放的风格。此瓶将丰肩修腹的弧线斜收至胫部时,又以弧线外撇至底边,使梅瓶肩部显得更加丰满,而且整体感觉修长美丽,具有极强的艺术美感。梅瓶最大腹径与高度的比值近似于黄金比,工匠们在长年累月的劳动实践中不断发现并创造着美,这种比例并不是他们刻意追求的结果,而是一种“技进乎道”的境界,单单欣赏如此比例的器型便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

  梅瓶瓶身之上描绘有神龙出水、驭云而行的壮美景象,线条流畅,色泽艳丽,诗意盎然,带给人们以优雅明净的审美享受。器身通体施钴蓝釉,釉面可见橘皮纹,釉色纯净明亮,晶莹通透,釉质肥厚莹润,匀净幽雅,闪耀着如蓝宝石般的色泽,光可鉴人,精美异常。腹部刻划三条白色蛟龙飞舞其上,四肢奋力舞动追赶一颗游动的火焰宝珠,俗称赶珠龙纹。这件梅瓶上所刻划的龙纹,具有元代龙纹的典型特征,龙首小并微微上仰,张口吐舌,露出利齿。鼻似如意头,下颚飘扬一缕长髯,双角微微后翘。蓝釉点饰的龙眼,怒目穹张,炯炯有神,在白釉的衬托下,更显突出,起到画龙点睛的艺术效果。龙颈曲折细长,一绺长鬃翻飞舞动。梅瓶釉色蓝白相映,对比鲜明,装饰效果极佳,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是划时代的瓷艺珍品,也是充分反映元代景德镇窖高超烧瓷水准的代表性精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88娱乐,88娱乐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