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艺术品秋拍收官 拍场“过山车”考验拍品硬实力

  12月9日晚,北京保利2018年秋季拍卖会收槌,宣告京城几家主要拍卖行的本季秋拍之旅结束。回顾本季秋拍,业界感受可谓大起大落、喜忧参半。喜的是,尖儿货在拍场上继续佳绩不断,频频创造新的市场价格纪录;忧的是,许多拍前被寄予厚望的重器失守,黯然流拍离场。变幻莫测的拍卖市场究竟是“冬天到了”还是“春天将至”,或许已无法笼统作答。不同拍品走上拍场时如同小马过河,在询问水的深浅的同时更需斟酌自身实力。

  12月8日晚,北京保利古董珍玩之夜,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一统”八卦玲珑旋转笔筒以2000万元起拍,两分钟内迅速突破最高估价,加价至4000万元,只剩场内两位电话委托持续争夺。最终这件小小笔筒以4200万元落槌,加佣金以4830万元成交,打破瓷器笔筒成交价格世界纪录。

  当晚还有明末清初黄花梨麒麟寿字纹圈背交椅以2737万元刷新纪录,夺得最贵“交椅”之位。北京保利中国古董珍玩部总经理李移舟一语道破其最贵原由,“黄花梨交椅是中国家具收藏家的终极梦想,它的存世量太稀缺了,全中国可能只有十把。而这次成交的又是圈背交椅,是黄花梨交椅里级别最高的。”而且,这把黄花梨交椅品相完好,对于这类拍品买家表现出“不差钱”的竞价热情。

  细数今年秋拍成绩,多个板块都创造出新的市场纪录。北京保利的过云楼旧藏文徵明《溪堂讠燕别图》和陈少梅《二十四孝图卷》分别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最高价纪录。中国嘉德更是一口气创造13项拍品成交纪录,其中尤为令人瞩目的是,《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以1.926亿元创造碑帖拍卖最高纪录,沉睡的“黑老虎”一跃而起,令市场振奋。

  “很多人觉得现在市场不好,但通过本次秋拍来看,我们认为中国艺术品的魅力还在。”在北京保利2018年秋拍“中国古董珍玩”和“中国古代书画”两个夜场结束后,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感慨。

  “市场不是没有钱,而是买家在等待好的、更有确定性的东西。”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说道。在经济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藏家出手更瞄准安全稀缺的尖儿货,导致市场对顶级拍品的需求依旧旺盛,新价格纪录也层出不穷。

  一边是新纪录频出带来融融暖意,而另一边重量级拍品频频流拍则让人感到寒风犹存。

  今年的秋拍遗憾不少,以北京保利为例,近现代书画板块,本季最耀眼的亿元级拍品潘天寿巨幅画《春塘水暖图》,因起拍价过高流拍;古董珍玩板块,康熙珐琅彩对碗在6000万元流拍;现当代艺术板块,冷军的《文物——新产品设计》拍前呼声极高,3800万元起拍价超越目前冷军拍卖市场最高成交价,却没有藏家参与竞价。

  对于重器失守的现象,业界分析认为拍品定价与市场预期差距过大是主因。“有些高价位拍品市场还消化不了,也没有遇到合适的藏家。资深藏家给我们的作品不可能是低价起拍,基本是按照市场的成熟估价来,在现在市场环境下有些新买家还没有太理解这些。”李移舟说。

  从各板块来看,现当代艺术领域是流拍的重灾区。北京保利2018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共上拍101件作品,成交57件作品,成交率只有56.44%。朱德群作品“流拍”已成常态,张晓刚的作品今年秋拍似乎也不如往年顺利。此前,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成交率仅73%,朱德群亦有重要作品流拍。

  部分拍品的流拍与市场喜好的改变有关,也与市场处于调整期有关。“各拍卖行这次上拍的很多东西是以前拍过的,当时拍卖的价格处在高峰,现在市场行情变了,但拍品价格降不下来,流拍是必然的。”季涛说。

  12月7日晚,北京保利2018年秋拍“秀仪之馨——郭秀仪珍藏”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15件书画精品全部成交,收获白手套。现场出价踊跃,多数拍品超高估价成交。名人收藏的名家名作,因为出处来源可靠,作品品质上佳,并且时常有收藏者与艺术家交往的趣事为其加分,因而在拍卖市场中表现抢手。

  回顾本季高价成交的拍品,市面稀缺、质量过硬、流传有序是必备因素。以本季2990万元成交的陈少梅1938年作《二十四孝图卷》为例,它是少见的精品,此前曾为天津文物商店的镇店之宝,早在2003年拍卖的时候就以超过500万元价格成交,创造了当时陈少梅作品最高价纪录。此番再度创造艺术家个人最高价格纪录,也是意料之中的了。

  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部总经理常天鹄将本季秋拍比作“过山车”,唯有高质量且定价合理的拍品可以安全落地,“市场是巨大的磁场,每一位搭载的乘客如果不紧紧抓住,很容易被甩出去。每过一个弯道,都会甩掉一些乘客;能够顺利到达终点的,都是平常基础过硬的。”

  “经济大环境对大家都是公平的,拍品的质量才是第一位。”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总经理李艳峰说,“这是不管市场好坏都要遵循的原则。其次,在好质量的前提下,把价格控制在合理位置,这样才能保持理想的预期。”

      88娱乐,88娱乐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