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返回

广州古玩旧物文化墟市曾叫鬼市 交易有黑话

  昨日凌晨5时29分,墟市买卖开始踊跃。凌晨“淘宝”,买家们借助手电筒鉴别真伪。

  状如“行军折叠椅”的枕头由两块活动木板互为牵制合成,专家介绍是由同一件木头雕刻分离而成。

  扛着木箱,背着背囊,推着小车,凌晨4时过后,赶往广州文昌路古玩旧物文化墟市的人群开始多了起来。每星期二凌晨零时至上午8时30分,是这一文化墟市的买卖时段,这个约定俗成的古玩旧物文化墟市,最早出现在清末民初时期,曾经被广州市民称为“鬼市”天光墟。现在,在古玩爱好者中,它的“全名”是“广州古玩旧物文化墟市”。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回忆起这个文化墟市的变迁历史。欧初说,抗战前,在广州西来初地、华林寺、带河路一带,有一家“红棉茶楼”,那里就是广州最早古玩旧物文化墟市聚会地。到了抗战期间,它迁至“烂马路”(即现中山七路)。20世纪80年代,文化墟市重新在“土兴巷”恢复。20世纪90年代,墟市迁至带河路,最后在源胜西街一带发展形成今天的形式。开始时是日日成墟,直到2003年才改成每周二一次。

  欧初还回忆起自己的“天光墟”经历:就在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自己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到华林寺看文化类玩具,那个时候一些“有家底”的广州人经常会拿出祖传的东西出来卖。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他担任广东省委副秘书长和办公厅主任,当时广东省委办公大楼要布置一个电话会议室,他就曾经到“天光墟”买到用来隔音的旧地毯,还在下九路一带买了三套旧酸枝家具。“记得有一次,我还在‘天光墟’淘到宝,买到一个光绪年间的罄。”欧初说。

  广州古玩旧物文化墟市,位于“文昌陶瓷玉石工艺市场”一楼,主要交易场所位于一个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的空地。人气鼎盛时段,赶墟的摊档经常向周边小巷延伸。记者留意到,不到凌晨5时,现场摊位就已被档主货物堆满。记者凌晨到访,借着手电筒光可以看到琳琅满目的古玩:陶瓷制铜制的香炉烛台,造型各异的青花瓶罐、铜锁、铜熨斗、铜鼻烟壶、不同年代的收音机……

  一把巴掌大的琵琶形状旧物。它原来叫做司马秤(俗称“戥”),清代作为称量黄金和名贵药材的量具。

  值得关注的是,在古玩旧物市场哪些人最容易买到赝品?根据邹永生的观察,最容易轻易掏钱又买到做旧物品的是退休的人。“这些人手里有钱,又有时间,相当一部分人的鉴别水平又不高。往往将做旧物品当古物来收藏。尤其是当中抱有‘捡漏’心理的人。” 邹永生说,应该向这些爱好者提出忠告:“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漏可捡呢?”

  相传,在清末民初,有两种人会偷偷摸摸拿着古董、宝贝出来卖。一种是家道中落的富贵子弟,他们日子难过,祖上还有一些宝贝。所以就拿出来换钱,但是这属于败家行为,大户人家子弟总归要面子,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沦落到这般寒酸,所以天不亮就出来摆摊卖,黑灯瞎火的谁也认不出来,天一亮就撤。另一种人则是盗墓之徒,这些人更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兜售赃物,所以也是趁着夜色销赃。

  据老一代广州人回忆,当年广州这些地摊集市,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许拿灯笼照东西,不许照人脸。这就是“鬼市”的由来。随着“鬼市”的规模越来越大,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很多正儿八经的商贩也开始进驻,交易时间就不再局限于黑夜凌晨。在广州,从2014年3月开始,广州文昌路的文化墟市,从每周二一次发展到每天下午3点半到7点的“每天有一墟”。

  “有别于一般的墟市,在广州古玩旧物文化墟市的买和卖都有讲究的。”邹永生对此作了专门的介绍。他说,“当有人正拿着货物在问价的时候,旁观者不便去问价。而一般情况下,问了价就必须还价,价钱不适,可以不买。”“买卖严格遵循‘开天下价,落地还钱’,要碰物品前一定要先问清楚价钱。”邹永生提起一件流传民间的故事:曾经有一个老太婆卖一只玉镯,开价之后突然反悔不卖了。对方故意使坏,故意再追问一次玉镯值多少钱,之后佯装不小心将玉镯打烂,最后付钱将玉镯买下。

      88娱乐,88娱乐2
 网站地图